关河令

关山路远魂飞苦,魂梦不到关山难!

呜呜呜,那就从前世到今生都在一起8

麟兰cp大旗我抗一辈子!虽然就组过两次呜呜呜。

梦中局 壹

私设慎入,OOC,也许会太监。小学生文笔,狗血剧情慎入慎入。
笑空花眼角无根系,梦境将人殢。长梦不多时,短梦无碑记。普天下梦南柯人似蚁。        ——汤显祖
———
教会的大门紧闭,莉迪亚握紧手中的医疗箱,腾出手来敲了敲门。
“您好,我是莉迪亚·琼斯...”莉迪亚还未说明来意,男子就笑开了,“莉迪亚医生,久仰大名,我是教会的资助人。”
莉迪亚附和他笑得牵强,“谢谢克利切先生的邀请。”
“是我应该感谢医生不嫌弃我这疯人院简陋,委屈自己前来帮忙才是。”莉迪亚不想再继续这个互相吹捧的无聊对话,进了门算是应答。路过他身边时,莉迪亚扫了他一样,瞄见了他满是老茧的双手,和破旧的皮鞋。
步入教会长廊后光线暗了下来,走廊尽头的木门似乎年久失修,散发着霉变的气息。还未走近,就已经听见了吵嚷。
莉迪亚借着昏暗的灯光看见男子从容地拉开那扇门,随着木门刺耳的响声,门内鸦雀无声。
“这位是大名鼎鼎莉迪亚·琼斯医生,今后各位一定要服从她的治疗。”男子向众人宣布了这件事,没有人敢应话。
迪莉娅只是皱眉,她不相信这种人会有这般的绝对权威。
老茧,脏鞋,面对肮脏的环境毫不忌讳。
这哪来是慈善家,倒更像是一个窃贼,更难听一些,是流氓。
莉迪亚早就听说了教会疯人院成立的背景不干不净,但她并没有深究的欲望,这与她何干呢?她只不过是收人钱财,替人办事。说白了,在金钱面前,真相一文不值。
“马上就到了教会的治疗时间了,迪莉娅医生可愿意接工?”
莉迪亚不愿意再看他一眼,只轻轻点了头。
所谓的治疗出乎她的意料。
一名年约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被捆在椅子上接受电击,她脱离思考下意识上前按掉了电源。
“你们在做什么?这就是治疗?”
实施电击的也不过是一名年轻姑娘,她在被强制中断治疗的时候有些畏缩地放下了电击棍,“我不知道...”
“这是杀人,不是治疗!”莉迪亚看了一眼椅子上不断颤抖的小姑娘怒气更甚,上前解下绳子将她抱在了怀里试图安抚她。
“莉迪亚女士,你只是医生。”男子站在门口,轻描淡写的说出了这句话,语气完全就像是街头流氓。
莉迪亚摸了摸小姑娘凌乱的头发,她知道的意思。钱,还是良心?
莉迪亚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随后站起身来,背过身去不再看小姑娘一眼。
“我想看看别的治疗流程。”莉迪亚这句话说的风轻云淡,她并非没有感受到身后如炬的目光。
莉迪亚走出了房间,缺了口子的窗外还是晴空万里。
傍晚时分莉迪亚拿到了疯人院所有孩子的信息档案,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她把所有孩子的信息都看了一遍。
那个被捆在椅子上做电击治疗的孩子叫丽莎.贝克,被诊断为有轻微的恋物癖和幻想症。
照片上的丽莎笑得灿烂,栗色头发被笨拙地扎成了两个麻花辫,大概是她自己的杰作。
她恋物癖的对象是一个稻草人,看起来孔武有力,极有可能是极度缺乏安全感才臆造出这样一个对象。
没有人知道丽莎的过去,她对于她的过往闭口不谈,可她每天都笑,这不是个好兆头。
第二天天气依旧很好,正逢周末莉迪亚的诊所休息,反正妇女的私密服务从来不怕耽搁这两天。莉迪亚心中还是挂念着这个孩子,清早就摆上了暂时停业的牌子去了教会。
莉迪亚刻意避开教会对孩子的电击治疗时间离开了教会去用餐,回来时电击治疗才结束不久。莉迪亚到了那个提供小疯子们居住的破屋子找到了丽莎。
“你好,丽莎小妹妹。”
丽莎目光有些呆滞,面对莉迪亚的问候没有能够及时回答。几乎是迟钝了将近一分钟,莉迪亚终于听见了她的回应。
“您好,莉迪亚医生。”
丽莎坐在向光处,冬日午后和煦的日光给她镀了一层温馨的亮色,像一个裹着焦糖的糖娃娃。只是她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更像是火候不到位的成品。莉迪亚片刻语塞。
“你每天都要接受电击治疗吗?”
“是的,克利切先生说这样子我才能康复。”
莉迪亚无奈地笑了,“你真的相信这样子可以治愈你的病吗?”
“难道克利切先生会骗我吗?”
片刻缄默后,莉迪亚回答她,“不,他没有骗你。”
莉迪亚并不是没有说过慌,从幼年时假意哭泣到为妇女提供私密服务仍旧对外宣称自己的诊所是个正经诊所。说谎对于莉迪亚来说甚至已经是家常便饭。可她并不想欺骗一个小孩子,尤其是这件事对她的治疗百害而无一利。
“莉迪亚医生在撒谎。”
莉迪亚只是笑着看她,“你怎么知道?”
“斯凯尔克劳先生告诉我,人撒谎的时候总是害怕看着另一个人的眼睛。你刚刚就没有看我。”
“斯凯尔克劳先生是谁?”
“他是我的梦中情人。”
丽莎说起她的梦中情人,又是片刻的恍惚。莉迪亚知道她说的是她的稻草人。
“斯凯尔劳先生说的对,但是克利切先生的确是为了你们好,不是吗?”
“是的,但是我想要的是两个苹果,而不是一车梨子。”
莉迪亚有些震惊,她似乎是低估了丽莎的心智。也许她的幻想症并没有阻碍她的心智发展。
“再过一个月就是我十六岁的生日了,再过两年我就是成年人了,到时候我就可以和斯凯尔克劳先生永远在一起了。”
“不知我可有机会见见斯凯尔克劳先生?”
丽莎笑着推开了房间里的另一扇门“跟我来。”
门外是和屋内截然不同的明亮,虽然是冬天,但阳光依旧温暖。她口中的斯凯尔克劳先生被架在木架子上,破旧的麻布衣服罩着他稻草制作而成的身躯,尽管如此莉迪亚还是看见了几根已经发霉的稻草。
“斯凯尔克劳先生一定是一个博学多才的绅士。”
“才不是!”丽莎的反应尤为激烈,“斯凯尔克劳先生从来都不是虚伪的绅士。”
“那他是怎么样的人呢?”
“他强壮勇敢,就像我的爸爸一样,他一定可以保护好我的。”
莉迪亚点头表示同意。风乍起,北方呼啸吹散了仅有的暖意。莉迪亚尝试着去拉她清癯的手,丽莎没有拒绝。
“外面冷,咱们进屋吧。”
丽莎站在原地若有所思,“斯凯尔克劳先生会不会觉得冷呢?”
“不会的。斯凯尔克劳先生不怕冷,才能在冬天里保护好丽莎。”
丽莎笑了,主动握紧她的手进了屋。窗外乌云盖地,很快就下起了雪。莉迪亚看着坐在窗户边看着稻草人一脸心满意足的丽莎忽然想起了诗人雪莱的《西风颂》。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啊啊啊阿

今天也想画画:

吸一口

桥半舫: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九霄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游。」

转发这两条锦鲤,后天查分一发入魂。🙈

汉广

一直很想写一篇昭野,但是一直没有下笔,写了很久才憋出了这一点点。其实草稿已经写了不少,但是我还想重新修改一下,就先放这一点点吧,自己娱乐,OOC.

1.
胡显昭知道EDG是在2015年的五月。
那时他还是初三,在一小时四块钱的黑网吧里吃泡面打排位。
那时同学说中国夺冠了胡显昭才认真把EDG和SKT的决赛看完,那个打断泰坦位移的牛头让他印象深刻。
MEIKO.
胡显昭记住了他的ID。
某次排位被路人辅助喷了一顿之后他也不甘示弱,他说,“MEIKO来辅助我不把UZI吊起来打?”
他没想到十五岁的一句失言,竟然一语成谶,虽然离吊打还差的远。
2.
十六岁不到,胡显昭和父母吵了一架之后决定去打职业,陪同他远行的还有哥哥。
机票昂贵,胡显昭只买得起单程。
胆子真肥。胡显昭坐在机舱靠窗位置看着棉絮一样的白云这样嘲笑自己。
这条路比他想像中要困难得多。
电竞本来就是优胜劣汰,他知道,却非要在亲身经历过后才知晓得透彻。
哥哥为了养他在当地打了几分杂工,常常回来得很晚,并且满脸倦色。
胡显昭不是不知道他的辛苦,也不是没有后悔过。他曾动过回家的念头,还没开口就被哥哥一句,“什么时候进青训什么时候回家!”堵了回去。
十平方米的蛰居,被倔拗的梦想充盈。
3.
被姬星选入EDG青训后,胡显昭的前途似乎柳暗花明。
哥哥陪他到了基地门口,他伸手拍了拍胡显昭的肩膀,“加油,我回家了。”言罢就真的转身去了,胡显昭愣了几秒后用力向他挥了挥手,他说好。
上头是湛蓝的天,阳光倾泻进胡显昭的眼中灼热滚烫。
他哑着嗓子说了一声再见。
抬头转身,他对上了二楼窗台上少年的视线。
蓝天下一群雀儿掠过,胡显昭匆忙跑回了基地里。
4.
说是柳暗花明,其实山重水复。
EDG青训队不比以前轻松,甚至要累得多。
胡显昭算是青训队里的佼佼者,却仍然还有王杰与他平分秋色。
压力倍增,胡显昭开始失眠。
一次起夜,他在过道上遇见了田野。
“怎么还没睡。”
“睡不着。”
“想家了?”
胡显昭从喉咙里憋出一句没有。
田野却笑了,“陪你来的是你哥哥吗?”
胡显昭点头。
“真好啊。”田野说,“当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坏了,自己去的北京。”
“那你是怎么过来的?”胡显昭好奇地问。
“运气好啊。”田野推了推眼镜,“我原来的战队都要解散了,刚好EDG缺辅助我就来了。”
其实都不容易,哪有什么真正的幸运儿,所谓上天眷顾都是应得的回报。
“加油。”田野轻声说,然后错身离开。
胡显昭回头看见他头顶的发旋,有点可爱。

人人世间来来去去,分分合合。却还是会相逢,在,温馨的十二月。
手机ps我只能弄这种图。。

这图不是我画的,一个大佬帮我画的。
搞事情。
壹.
边关又动烽火台,一夜蛮夷尽西来。春闺好梦犹未成,辞母别家徂边塞。旧友叩门暂借住,多年长劳贫老妇,老妇宰鸡奉绿酒,清风细雨夜秉烛。借问征战何时休,夫儿尽去分肉骨。若无孩孙相耕种,三分良田尽荒土。一语听罢长太息,将军有愧负闾里。农舍少年夜造访,阔额剑眉短褐衣。孔武有力尚少年,愿随将军赴辽西。更深深闻吠夜犬,黎明明听唱晓鸡。将去拜别辞老妇,老妇泣血和泪啼。孩儿此去觅封侯,十里送行频回头。一番回头一断肠,老病如何度春秋?
贰.
少年空有衔枚勇,孤军深入逞英雄。蛮夷奸诈多诡计,骐骥失足陷阵中。绝境忽现白袍女,横槊奔马势如虹。为救少年重回马,血染白袍大厮杀。乱军贼子求功名,淬毒飞矢弦上搭。霹雳弓发霹雳箭,回马枪杀回马人。负伤突围宿山洞,拔箭忽惊女儿身。非是冰肌画玉骨,经年苦战遍伤痕。粉黛无加芙蓉面,俗子匹夫乱红尘。三天四夜悉照料,归来不似女窈窕。三军戮力破楼兰,烽火连天传捷报。辽西既平返乡日,凯旋班师将还朝。春风得意马蹄疾,却逢乡人于中道。君家中庭生旅葵,祖田南亩多荒草。茅屋破落悬蛛丝,萚叶残花无人扫。方知大母驾鹤游,流光如此把人抛。长涕生离成死别,举目无亲空自悼。
叁.
干戈化帛晏太平,五风十雨海河清。三军将士多赏赐,锦缎金银玉珠明。十五从父战沙场,三十未有如意郎。传令公主择佳婿,喜牵姻缘配朝堂。赫赫将军解战袍,姣姣丽人点红妆。比翼同心成佳偶,已是新妇待洞房。殿前结爱好百年,圣主朝中设婚宴。金霄殿上凤和鸾,伉俪情深开琼筵。君王好战多树敌,贼子入席藏毒匕。飞匕无意伤中宫,新妇请罪挽凤仪。花前月下化泡影,呼告少将细叮咛。此去寻医访天涯,汝留宫中保圣驾。跋山涉水造深林,拂晓行至落乌金。神医不知何处是,菩提禅院空卜筮。寻医问药只徒劳,救主名士空寻遍。今朝殷殷穷碧落,明日戚戚赴黄泉。
肆.
拜别菩提问渔樵,闻说海上有仙岛。名为福祉多仙人,遂动轻楫驾舟棹。风狂雨骤水汤汤,电闪雷鸣声浩浩。乘风破浪斩蛟龙,诉与仙人细陈道。新妇快马见天子,未想寻医归来迟。中朝六宫皆涕泣,凤后久病已归西。君王哀毁动龙威,圣主贤治作飞灰。积尸流血腥草木,饿殍遍野哭声悲。功名显赫女王侯,披发跣足阶下囚。夫婿来探囹圄中,四目相望双泪流。慈母飨子频长叹,鬓发已衰饥顑颔。阿儿长拜谢慈母,长别亦莫忘加餐。驽子虽死不足惜,惟愿阿母永平安。
伍.
将军本是皇家女,如此何故太区区?黎民苍生何所辜?龙颜震怒百姓苦。平息龙怒安天下,疾报圣主莫踟蹰。遂上一纸请罪表,千舟万楫赴海岛。凤后殡天不可医,龙主震怒忽暴戾。口谕将军斩仙人,昔日明主已庸昏。将军苦相劝,念及庶民泪纷纷。少将执矛行相近,处心积虑久嫉恨。知人知面不知心,孽情交织埋祸根。姽婳红颜马前死,巾帼将军成冤魂。仙人无奈动仙术,爱侣虽活肉身腐。结发同心成凄绝,此后空劳关山月。君王哀恸仰天啸,愿与卿卿赴阴曹。晴空万里忽霹雳,怒波千丈水滔滔。阴云凝聚蔽白日,同行王公何处逃?千军万马作亡魂,举世谓此暗影岛。解道人生天地间,宿命是非定于天。

孤之有孔明,如鱼之有水也。

伯叔

最近疯狂抄诗经,模仿一下,随便写写。水平非常低,看看就好。。。
伯兮敖敖,会弁镳镳。伯兮伯兮,永以为好。
叔兮堂堂,佩玉将将。叔兮叔兮,永以为臧。

突然翻出来的图片,驼的这个表情也是相当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