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河令

关山路远魂飞苦,魂梦不到关山难!

乌飞兔走,白云苍狗,哪怕我们隔如参商,哪怕我们在赛场上兵戎相见,刀剑无眼。哪怕我们已各有了共度一生的爱人,哪怕我们都已儿女成行,鬓发苍苍。
可是你始终是我的心结,是我用尽一整个青春去解读的谜面。
原来答案是一别两宽。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