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河令

关山路远魂飞苦,魂梦不到关山难!

假戏真做

很短。ooc驼妹,慎入。
不要上升真人。
我的五毛钱英语。。。
——
照着俱乐部的意思和金赫奎秀了一波恩爱,田野有点烦。
他不排斥这种东西,以往他倒也毫不在意,可是有种东西叫做日久生情。
放开了和金赫奎缠在一起的手,田野累了想去睡一觉,却被金赫奎再次拉住,“tired?”
“a little.”田野感觉到手上麻痒的感觉,连带着心脏也微微颤抖起来。明明只是演戏,可是他却不小心入戏太深无法自拔。
还是别吧,金赫奎不是这种人。。。
金赫奎没有多说话,拉着他坐下,顺手将他拉倒在腿上,“sleep here,wait me.”金赫奎有些急了,公屏打字中团。
田野垂下眼睛,挣开了他的手爬起来坐在一边等他,一言不发。
“what is happen?you unhappy.”金赫奎有些担心。
唉,有点烦,可是田野不想说。
“nothing,i am so happy.”他自己都不信...
“you are lie.”金赫奎双手离开键盘,不顾已经黑屏的电脑执着地又抓住他的手,“tell me.”
田野想解释,可是最后又败给了自己的五毛钱英语,抑郁得不行,只能气鼓鼓地看着他,“nothing.”
“you noob.”金赫奎叹了一口气,很自然地搂住他,感觉到他的呼吸便安心了许多,“but i love you.”
“i love you too.”田野日常犯傻,干脆不想,伸手抱住金赫奎脸上带着标志性的傻笑。
演戏就演戏吧,反正乐在其中也不错啊。
他假戏真做了而已。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