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河令

关山路远魂飞苦,魂梦不到关山难!

死生契阔

很短的ooc驼妹。
真的希望他们能永远不分开,永远这样甜下去。
——
韩国的天气素来比上海要冷得多,田野的水土不服克服不了也只能忍着。睡眠憨重,梦境黑甜。
那些日子的悲欢离合再忆起,却已与他无关,想哭又想笑,到最后只能无可奈何地叹一口气。
田野说着梦话,睡得并不安稳,金赫奎很容易就察觉到,抱紧了怀里的男孩低声询问,“怎么了?”
没有回答。金赫奎替他稍微拉好了被子,情不自禁吻在他的眉间,这个小可爱跟他到韩国受了这么多苦头,这叫金赫奎怎能不心疼。
“deft.”田野像是醒了,喃呢着他的名字,声音带着很重的鼻音,加上他原本的小奶音听起来格外撩人。金赫奎在黑暗中看见他隐约的模样喉咙有些干渴,按耐不住便吻上了田野因为呼吸困难微张的嘴唇。
“唔...”田野顺从地任他深入纠缠,因为感冒鼻塞难以呼吸最终只能推开,“我不能呼吸了。”
“叫你多穿衣服你不,偏要耍帅,现在感冒了知道苦头了?”嘴上这样说金赫奎心里自然有些于心不忍,“很难受?”
田野躲进被子里,声音像小猫一样细声细气,“嗯...”猝不及防一只干净的手放在了鼻翼两侧,田野吓了一跳,“干什么...”
“我妈妈教我这样会好受点。”
金赫奎抱住他,让他的额头贴着自己的下颔感受到他的气息微微落在颈上有些麻痒。田野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笑得天真烂漫,“我爱你,deft。”
“亲一个。”金赫奎“恃宠而娇”开始耍流氓,“不然不爱你。”
田野抬头看他,轻轻咬着下唇然后贴上了金赫奎的唇,浅淡的吻被金赫奎捕捉到情不自禁地加深,像两个远离岸边落水的人没了依靠只能彼此拯救相互纠缠。
“金赫奎...”田野无意识地喊着他的名字,金赫奎笑了,“我也爱你,田野。”
相拥而眠,一夜无梦。
田野起床时看见的就是一对戒指和一只名叫金赫奎的羊驼,于是一脸懵逼。
“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执子之魂,与子共生。
“永远不分开。”生同寝,死同穴。
“我们结婚吧。”
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