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河令

关山路远魂飞苦,魂梦不到关山难!

期颐

厂妹修改重发,有驼妹。
一开始想虐金赫奎最后发现跑偏了,算了,明天再写一下发我个人贴吧上。
真是大写的sad...
ooc慎入,剧情狗血人物似乎还。。精分了?
————————
金赫奎一直是一个讨人喜欢的选手,从出生到开始他的职业比赛,再到EDG遇见了田野,金赫奎可以说是一直被宠着的。
可是娇生惯养的后果就是忘记了人情冷暖,很多事情就变成了理所当然。
比如具晟彬对他的关心,比如田野对他的爱慕。一切都是理所当然,金赫奎也接受得理直气壮。
金赫奎从小到大第一次谈恋爱就是异国恋,对象还是个傻不拉几来自云南的小男孩。
田野是他的辅助,也是他名义上的对象,所以rank里田野的中单闪现替他挡技能也无可厚非。
第一次接吻田野抖得像得了帕金森的痴呆患者,金赫奎脑子一热顺着就把他推到床上,冰冷的手撩起他的衣襟下摆探了进去。
田野皱得不像话的眉头昭告着他承受的痛,若说金赫奎不心疼那是假的,于是轻轻舔咬着他柔嫩的耳垂哑着嗓子安抚他,“忍一忍,很快就好了。”
田野从来都不会拒绝金赫奎的任何请求,他的底线也一低再低,最后已经跟没有没什么两样了。
若是有了肌肤之亲,情侣间应该更加亲密,可是下路组并不是如此。金赫奎依旧和各路朋友双排,田野也和姿态,麻辣香锅一起搞事,甚至勾搭了具晟彬。
于是金赫奎忍不住了,当天晚上在床上教育了自己家的田野,交际花终于收敛了些。
“你明天要回去?”
“是的。”
“拜拜。”
于是无话。田野无意识地咬着嘴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或许是金赫奎烦他了吧。
田野就知道会有这一天。
“你说我是不是越来越讨人厌了...”田野问明凯。
正在调戏蓝爸爸的队霸翻了一个白眼,“你去问一问最近跟你双排的。”明凯真的不开心,这个交际花到处跟人搞事,这个时候才想起他来。
“deft好像嫌我烦了...”
明凯听了这句话小手一抖惩戒了蓝爸爸的儿子,然后自己挂了,队友与对手齐齐打了问号嘲讽。
卧槽你个交际花,电竞妺喜吗...
“你是挺烦的。”搞得明凯像个傻子哪里不烦人了。可是,他不介意啊。
田野叹了口气,失神了走开了。
“本性暴露了,五分钟都不愿意等。”田野忘记确定后金赫奎抛弃了他,转身找了裴俊植。
明凯能听出他话里的失落,隐隐有些心疼,于是出声要带他一起玩。
“可是我要等五分钟。”
开玩笑,五分钟就五分钟,堂堂日月岂几等一个s赛冠军等了三年还没有害怕这五分钟?
田野还在抱怨,小申实力搞事,“他说他爱你。”
金赫奎说他不爱田野。
田野说,“分手了,滚。”还叫金赫奎别看着他,他不想看见他。明凯知道他真的不高兴了。
本以为小孩子闹一闹也就过去了,没想到田野又哭了。
“怎么了?”
田野实力吸回眼泪,“想家了。”
“很快就能回去了。”明凯想摸摸他的脑袋,但是想到他没洗头还是住手了,“什么不开心的回家之后就都忘了吧。”
田野半天没说话,跟着死鱼眼队霸对看了良久终于出声,“你说我是不是妄求了?”
“我知道deft跟bang关系好,可是我才是他的对象啊。”
“为什么,他愿意等bang五分钟就不等我...”
“是我以前太嚣张了,他烦我了吗...”
“嚣张怎么了!”明凯抱住他,“是我宠的!”
有时候喜欢与被喜欢是一样的卑微。
“明凯,对不起。”田野其实一共只叫过三次明凯,第一次是作死,第二次是膨胀,第三次,是难得的感激。
明凯张了张嘴,那句话最终没有吐出来,明凯想,就这样烂在肚子里也无所谓。“以后不开心了就打赵志铭泄气,他敢还手就叫我来教育他。”
“我很累。”在金赫奎从韩国回来后,田野觉定做一个了断。
金赫奎没有迟疑地回答,“累了就去休息。”
“金赫奎。”田野很少这样叫他,这一次他是狠下了心,“我真的累了。”
“真的分手吧。”
如果谈恋爱不能感到快活而让人疲惫,那这段感情又有何存在的必要。
田野没有听见金赫奎的回答,也不需要回答,他心里也很清楚这样子对大家都好。此后桥归桥,路归路,各有归宿。
有一天明凯发现下路组再也不拍来拍去,你侬我侬,心里已经是明白了八九分,“你和deft...”
“分手了。”田野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明凯差点就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
明凯整理好情绪,拍了拍他的肩,“兄弟以后跟我混,我罩你。”
田野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个爱哭的人,可是遇见这种事情自己也控制不住,掐红了胳膊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我想拿一个冠军。”
“有颗粒而辣舞在,保证让你躺拿冠军。”这是明凯少有的大话,他也的确做到了,因为一个叫做田野的小男孩。
拿到冠军之后理所当然的是金赫奎要回去准备明年的兵役,那就避免不了别离。田野失眠了一整晚,用这一晚去梳理筛拣了相处时日或好或坏的日子。
田野伸手在手机联系人的“deft”上划过,吸了一口气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了一句,“再见。”
他真的庆幸分手得早。
明凯一直在纠结和田野的关系,有时候觉得自己像一个刚刚恢复视觉的盲人,对身边的一切事情都是那样茫然。比如自己的感情,他竟然也把握不住。
有随口跟母亲说起了田野这个人,他的母亲愣了一下回答他,“是那个特白特像女孩子的那个?”
明凯对母亲的话哭笑不得,“是啊。”
“一看就让人想疼他。”母亲托着下巴絮絮叨叨说开,“我怎么没有这样的儿子。”
“妈,你别这样,我才是你亲生的啊...”明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差点就蹲角落画圈圈去了。不过既然母亲喜欢他,那么...
算了,明凯不敢冒这个险。
“你以后带进门的儿媳妇要不没有田野那样惹人疼爱我就没你这个儿子。”明凯的母亲这样开了个玩笑。
明凯笑着说了一句心里话,“那我把田野娶回来得了。”
明凯的母亲笑得很开心,“那很好啊。”
明凯听得冷汗直冒,“我开玩笑的。”
“我无所谓啊。”她忽然正经起来,“就像你当初要打职业一样,我一直尊重你。”
明凯的眼睛有些干涩,自己在外头打职业一年鲜少能见父母几面,自己的终身大事还没有着落,是他对不起双亲了。
他会尽快带他对象回来的。
可是好像有点无从下手...
明凯终于想到了赵志铭,“你去...你去帮我问问田野...觉得我怎么样”这句话说出来真是一个大写的尴尬。
赵志铭也不是个傻子,嘿嘿笑了很久,“父皇想给我找母后了?”
“难道我给你找母后还得过你这关?”明凯表示不屑,挥手便送他出去了。
大半夜的,明凯躲在被子里不停刷新着qq等赵志铭的消息,刷得手酸换了一个姿势终于等到了消息。
“他说你是队霸。”
“还有呢?”
“没了。”
卧槽赵志铭你这个醋森!
老祖宗说的话真他奶奶的有道理,靠山山倒,靠水水流。果然自己的事情只有自己解决。
于是田野收到了一条匿名悄悄话,“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大半夜的田野有些神志不清,“兄弟你谁啊。”
“赵志铭别搞事。”他冲下铺这样喊了一声。
无辜躺枪的赵志铭气得飞起,“我怎么了!”
“悄悄话是不是你发的?”
赵志铭翻了个白眼,“你爸爸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发悄悄话干什么。”
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我知道是谁。”
“谁?”等候回复的云南白菜如是说。
“克利而辣舞。”赵志铭一字一句地说了出来,反正,他卖队友也不是一天两天。
田野差点从床上滚下去,“大半夜讲什么鬼故事?”
“骗你我全家火葬场!”反正也包括明凯,说不定也包括眼前的傻白甜,嘻嘻。
所以,悄悄话并没有回复。
所以,第二天挂着黑眼圈的明凯看见了另一个挂着黑眼圈的云南鸽子王。
“没睡好?”
田野大清早受到了惊醒整个人都精神了,“是啊,爱萝莉半夜讲鬼故事。”
明凯试图逗他笑,“别客气,打他。”
田野真的笑开了,“打不过啊怎么办。”
“可以召唤明凯啊。”
田野的笑容变得僵硬,经过赵志铭一搅和他都没脸面对明凯了,啊都怪这个醋森,“不用了,多听几次...就不怕了。”
可以说田野是一点都不想说起昨晚的事情,明凯焦灼地等了一个早上还是无果,于是给阿布发了一个大哭的表情,诉苦。
然后,阿布,告诉他,自力更生。
于是明凯放弃了rank研究了各种肥皂剧,最后得出一个结论,男二想上位就得趁早!
啊呸,现在他是主角,主角是有光环的!
的确,拖下去不是办法,明凯谋划了很久终于要出手了。
钻石戒指,银行存折,跑车钥匙...
都没有。
“田野!”但是明凯终于叫出了他的名字,“那个悄悄话是我发的。”
田野的大脑处于死机状态,重启失败,再重启,又失败,马勒戈壁。
“抱歉...”明凯怂了玩分之一秒的时间,“我...”
“明凯...”重启成功智商却下线的田野傻呵呵地笑了,“谢谢你。”
“不是,你听我说...”明凯很难把那几个字说出来,最终在田野毫无防备的眼神下溃不成军,“我是真的...喜欢你。”
田野的大脑直接再次死机,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抱了上去,甚至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我好像,也喜欢你。”
明凯得意地笑,然后扭到了腰。
赵志铭得到了母后之后开始以欺负母后为人生目标,每次田野气得不行但是无可奈何的样子都让赵志铭有满满的成就感。
不过田野气哭了就会找明凯,然后,赵志铭就狗带了。
野辅联动,才是EDGs7的王牌。

评论(2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