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河令

关山路远魂飞苦,魂梦不到关山难!

savoir

厂妹ooc,略精分,慎入。
不要上升真人。
小学生文笔。
————————
年轻的时候轻狂得像夜郎,我以为我将会理所当然地成功,然而现实结结实实地给了我一巴掌。
那一年我离开了we加入了EDG,一些人开始骂我,拖家带口地骂,造谣诽谤,我只能赢得比赛来堵他们的嘴,可是无济于事,那些喷子依旧满嘴污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忽然间明白古人那一句话“人为之言,胡得焉!”
于是我学着不去计较,可那些不堪入目的话已经像钉子一样狠狠扎在了心上,一时半会是好不了了。
“明凯,你变了。”
我没有否认。
和昔日的队友说起曾经,蓦然发现已经物是人非,那个意气风发的明凯成了如今的我,不再与喷子动怒,装聋装瞎...
“你这样不累吗?”
我只笑,人这一辈子原本就活在诸多无奈之中,无能为力。是有这样的比喻,生活像谜,谜面是上天有意无意的捉弄。
我本不信什么命,可他的出现又巧合得像是刻意。
恰巧队里缺一个适合的辅助,恰巧他就在底层的队伍被挖了出来。
一个青涩的男孩突兀地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干净纯粹,像是刚挖掘出来的玉石等待雕琢。
他叫田野 还没十七岁,浑身上下是孩子气,让人忍不住想宠他。
.
初次上场他使用的是迦娜,发挥得不错,我稍微夸了他一波,他笑得很开心,明媚如春日暖阳。
偶有发挥失常,他一个人闷闷不乐,我就去开导他,帮助他分析比赛。他只有十几岁,前途无量。
于是后来有了q四个的娜美,游爆全场的安妮,预判神勾的锤石...
msi上我们拿了冠军,他高兴得像一只小猴子,“诺言,我们赢了。”
我掉进他亮如星辰的眼睛忽然有些恍惚,“你赢了。”
.
花无百日红,有一段时间他心态爆炸到了极点,童扬说他半夜在哭,我不知为何有些慌张。
“野神,我要去吃饭,一起吗?”
训练室里传来他细碎的脚步声“要要要,你请客。”
他依然这样没心没肺,我松了口气。
他快步下楼,走得急了,踉跄了一下,我匆忙伸手扶住,温热的指节在我掌心停留。他匆忙站好,咧开嘴推我出去,“走走走,我要吃最贵的!”
“好...”田野啊,你让我无法抗拒,这要我如何是好。
趁着吃饭我给他灌了很多鸡汤,他说,“我要更努力才行啊,不然要回云南种白菜了。”
我和他开玩笑,“你种白菜我养猪,也挺好的。”
他被我逗笑了,我也笑个不停,却掩盖不住心里的怅然若失。
田野,我该拿你怎么办...
.
白驹过隙,劳碌无为的一年很快过去。冗长的一年发生了许多,成功过,也失败过。他也从当初浮躁的青涩男孩,变得沉稳了许多。
我看着他成长,亲手开发,亲眼见证。
让我庆幸的是他的路没有过多的磨难。
他十分讨喜,我惯着他,护着他,也没有什么不对。
谁让我喜欢他呢...
是啊,我喜欢田野...
.
愚人节过后不久,我开着“日月岂几是猪”的帐号在国服杀猪。他正在和朋友开黑,声音其实不大,却招来了一些脑残开始说个不停,我有些生气,刻意压低了声音,“声音大就把声音关小,要么就别看,一直在那bb。”
然而有些智障居然跑到他的直播间去说,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我,唇瓣翕动,“还大声吗...”
大他妈!
“你们除了有台电脑有个键盘你们还有什么?”
“要喷喷我,喷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算什么。”
“右上角点订阅,我一开直播你们就来喷一次,看是你们累还是我累!”
干净利落十五分钟结束这一盘,没有给对面二十投的机会。他说他累了不想直播,我在心里问候了一下喷子,这么可爱的孩子,有什么好喷的?
关了直播,他在旁边看着,对上我的死鱼眼有些慌乱,“诺言,对不起...”
在心里爆了粗,我伸手抚上他还没洗的头发,一点都不嫌弃,“你说什么?喷子的话你也理?”
“没有...”他无意识地摇着椅子,“你刚才是真队霸。”
“还不都是因为你...”我按住他的椅子,把他拉到身边,抓住他不安分的手叹了一口气,“我不想看到你受到任何委屈。”
我会帮你拓平日后的路,明凯经历过的低谷断然不会让田野再经历。
他垂着眼睛,声音细若蝇蚊,“谢谢..”
“田野,”我叫着他的名字,他抬头,脸上是不谙世事少年独有的慌乱,可爱得过分,“让我保护你。”
让我一直陪着你,一直一直走下去,为你撑开保护伞,宠你,护你,爱你。
可是我没有说,只是静静看着他。
他说,“谢谢。”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