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河令

关山路远魂飞苦,魂梦不到关山难!

勇士的路总是布满荆棘

EDG和im的一个莫名其妙的西皮文(?)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
伤痕累累的男孩载誉而归,月夜乌啼,兄长已经等了很久。
男孩看见了他的兄长,眼眶发烫,飞奔过去自豪地喊了出来,“我是男子汉,说到做到。”
兄长抱住冲进怀里的孩子,低头替他擦去眼泪,轻慢地拍了拍他的肩,“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说哭就哭呢。”
“别哭,你做到了,你很棒。”
男孩疲惫地靠在兄长肩头,像是没有意识的喃呢,“哥哥...”
“为什么外面的那些人要骂你?”
“年少轻狂。”夜冷露浓,兄长解下外衣给男孩盖上,“谁都有做错的时候,只不过没有得到认同,这个错误就不会被忘记。”
“时间这么久了,为什么不肯忘记呢?”
兄长看着他倔拗而澄澈的眼睛'这样回答他,“因为我做得不够好,因为我不是他们心中那个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神。”
“我懂,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男孩一副老成的样子,兄长忍不住笑着替他整理好被风吹乱的头发。
“哪有什么希望,我从出生就不是他们眼里那个王者。”
“可是你打败了他们眼里的神啊..”
兄长敛眉像是自言自语,“有什么用呢...没有真正的荣誉,没人会承认。”
“何况我是他们眼里的恶人。”
按捺不住心头的好奇,男孩问兄长为什么。
“那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好像是一个故事,兄长却不再接话,冷冽的晚风在他们的间隙之间穿行。
“什么事情啊?”男孩追问下去。
“没什么,只是一个不知好歹的孩子。”
是曾经的他自己。
几年前不计后果的行为让世人骂他是一个离经叛道的白眼狼,到哪里都要经受流言蜚语,好像他十恶不赦一般。
后来时间流水一样过去,打败了世人眼中的神仙却躲避不了众口悠悠。是啊,他从来都没有获得过世人所盼望的荣耀,是他们眼中欺软怕硬的存在,可是这么多年的焚膏继晷又岂是他们三言两语就可以抵消的呢。
“那个男孩长大了,一切也都不重要了。”
事实如此,屈原说,何方圆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庄周笔下的学鸠笑大鹏。别人不是他,自然不知道其中的滋味。
也不过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天边的弦月即将落下,已经很晚了。
兄长将男孩送回房内,拉住他的手对他说,“路漫漫其修远兮。”
“你我都会功成名就。”
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兄长做了一个梦,他获得了梦寐以求的荣耀。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