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河令

关山路远魂飞苦,魂梦不到关山难!

the southern of cloud

喜欢驼妹一年多了,去年这个时候伤心也没有哭成这样。
最近真的是变成了水龙头,天天哭,天天哭。
只希望他们前程似锦。
小短文,ooc,文笔渣,慎入。
——
1.
“I am not your ad.”
田野盯着这句话 手指不受控制地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也不知是哪来的冲动和他置气。
“you now EDG DEFT,is my ad.”
名字都没改掉怎么就不是他的ADCarry了,“EDG DEFT”大写加粗的好么!
2.
姬星问他,你不难过么?
田野轻轻敲了敲有些胀疼的脑门风轻云淡地回答:“我说不难过,你们信么?”
姬星顿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
“deft就要走了,你要一个人住还是……”搬回去还没说出口就被田野打断。
“和新AD啊,培养一下感情。”田野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回到训练室rank.
3.
临近德杯开赛日,中午时分金赫奎终于回来了。
他第一时间是去找了田野,但是人不在。
“where is meiko?”
申明浚头也没抬,“应该是和李汭璨吃饭去了。”
是了,还有李汭璨啊。
4.
金赫奎回了他和田野的宿舍,刚推门就看见那件绿底兔子图案的衣服已经叠好放在他的床上,一旁还有许多粉丝送的cp套装专属于他的那一部分。
包括那只老虎水杯,被他塞进了包装袋,还了回来。
像是要说明什么似的。
金赫奎没忍住笑了,忽然觉得上海的深秋暖和得让人眼眶发烫。
他曾经多爱哭啊,却有一天在异国他乡因为一个小他两岁的男孩变得更加成熟。
收拾好物品回到训练室,他的桌子上多了一份他最爱吃的饭和桃桃乌龙。
田野正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打字,金赫奎习惯性地探头过去,看见他客户端底下一排聊天窗口。
“看什么看,吃你的饭去!”田野觉察到他的目光,转头给了他一个白眼。
一切都没有变。
“meiko,where is my birthday gift?”
“you should give me too!”
金赫奎笑得眼睛都没了,托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5.
田野开了一把rank,鼠标在“EDG DEFT”上划过却没有停留。
“dou with me!”金赫奎拍了拍田野的手臂表示不满。
调戏成功的田野手速很快地把他拉上车,一边说着,“you are no my ad~”话尾语调上扬表达他心情还不错。
金赫奎却觉得心像灌了铅一样沉。
6.
金赫奎累了,拍着田野催促他去睡觉。
田野没理他,他却在边上拍上了瘾,毫无节制就像不久之前。
在双手一抖闪现治疗双交之后田野终于有些愠怒了:“you go sleep,no need wait me.”
“but,we alway do it like this."金赫奎声音不大,但是田野听见了。
的确,金赫奎好多次都在等他rank完和他一起去睡觉,是不是还会拿粉丝送的东西拍拍他。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啊,金赫奎要走了,他只想让最后相处的日子在他脑海中舒适一些...
毕竟以后,再次见面就只会是对手了。
“I don't want disturb you.”田野的声音闷闷的。
这句话不小心拨动了金赫奎心里的那根弦。
他笑了,“never mind,I like your hulu.”
田野又一次被击杀,这一次是因为他的视线有些模糊。
“Let me finish the game.”
金赫奎听得出他声音微颤,莫名也觉得鼻子发酸“ok.”
他走出训练室,转头看见年少的男孩坐在电脑前,脊背绷得笔直。
你太瘦了,田野。
金赫奎这样想。
7.
即使没有田野的呼噜声,金赫奎也睡得并不安稳。
他梦见了在三星蓝的自己,还用着青春期的叛逆,那时候的自己就跟现在的田野一般大。
那一次摔倒在四强,他哭得像一个得不到糖果的孩子。后来队伍解散,曾经的十个人竟全部到了异国他乡。
田野算是他在异国的第一个交心朋友,也是唯一一个。
又有谁能做到他们这样心有灵犀呢。
初次见面,田野还带着婴儿肥,像现在一样喜欢咬手指,肉嘟嘟的很是可爱。
刚开始他玩得并不好,但是有着和金赫奎一样强烈的胜负欲。输了会不高兴,赢了也会洋洋得意,单纯干净得像一个半大的孩子。
金赫奎一直是一个内向的人,可田野究竟是怎样走近他的呢?
金赫奎总爱执着追求一个答案,可是这一次,没有答案。
就是这样而已。
他们一起拿过世界冠军,满天的彩带迷住了金赫奎的眼,那时候他天真地以为他们真的天下无敌。
接下去,是黑暗压抑的噩梦,徒然惊醒,发现身边并没有他的呼噜声。
北京时间三点,手机上的日期早就已经走了一天。
8.
训练室的灯已经熄灭了,田野伏在桌上,只留给他一个削瘦的背影。
你不能再瘦了,田野。
金赫奎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声音轻柔:“wake up,meiko.”
田野睡得浅,轻而易举就被叫醒了,睡眼惺忪地看着他:“why you are there?”
“you should back room,and sleep.”金赫奎没有回答他,顺手抬了抬他摇摇欲坠的眼睛。
就像曾经金赫奎帮他托过麦克风。
9.
德杯之后是一场聚会,就像是去年德杯夺冠之后的聚会。
那个时候李秉权还在IG,葛炎也只是IG的adc。
后来李秉权去了lspl,从此之后再也没了消息,那次转会对他来说就像赌博。
其实这次金赫奎的选择又何尝不是一场赌局呢?甚至赌注更大。
他放弃了与他配合极为默契的辅助,需要与新的队伍进行磨合。
其实如果能带走田野会好很多,可是田野走不了,这辈子都走不了。这一点金赫奎很清楚,田野如是。
无可奈何。
可是如若赢了这场赌局,他就会功成名就,得到他梦寐以求的冠军。
10.
田野喝了不少酒,已经醉得不成样子,无意识地趴在了金赫奎肩头,就像去年醉酒的金赫奎一样。
金赫奎把怀里软成泥一样的男孩搂紧,低声说道:“you drink too much.”
“maybe.”田野的声音有些沙哑,懒懒地不愿动弹:“so,I have a little headache.”
“OK,we leave now.”金赫奎扶起他走了出去,叫了出租车,正要说回住处,田野就抢了话,“网吧,谢谢。”
利索得不像一个醉酒的人。
田野靠在了座椅上,不痛不痒地说了一句:“let us finish the game.”
11.
田野借了两个号拉着金赫奎登录上了国服,都是白银分段的账号。
田野火速拉了金赫奎双排,ban完英雄就锁了娜美。
“you kog'mow,I nami!”
金赫奎算是明白那句“let us finish the game”是什么意思了,一时心里有些钝痛。
连赢了几局,金赫奎就催促他回去了。
下了机,田野踉跄地随他走了出去。
然后在此被金赫奎扶住。
“I carry you on my back. ”金赫奎已经弯下了身子。
田野没有拒绝,狠狠地搂住了他。
“...I can't breathe!”
田野小心翼翼地松了一些,但是依旧黏得紧紧地。
金赫奎看着路灯倒影出来的影子,开他的玩笑:“you are so heavy!”
“last time,I feel heavy too.”田野吸了吸鼻子又说道:“don't worry,from now on,you won't feel this again.”
金赫奎最终没有说话,但是他很难过,真的很难过。
12.
这次分配金赫奎和田野依旧睡在同一间,金赫奎把他扶到床上后,准备去洗漱却被一把拉住。
“I have some words want to tell you.”
金赫奎决定不拆穿他装醉的行径,“ok,I am hearing.”
田野歪了歪头,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他:“let me think...”
然后金赫奎就和他对视了半个小时。
“sorry,I forget.”
装疯卖傻演得十成十。
金赫奎无奈地笑了,顺了他有些炸的头发,把他塞进被子里洗漱去了。
13.
对床没有传来呼噜上,金赫奎就叫着他,“meiko.”
没有回应。
金赫奎起床去掀他被子:“I know you are awake.”
田野被拆穿之后干脆爬了起来,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I remember what I want to say.”
金赫奎拿过床头的外套给他披上,随口问他,“what?”
“do you back again?”
“maybe.”
田野忽然笑了,尽管金赫奎看不见,但是他能想象到有多好看。他说“think you.”
金赫奎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应了话:“sorry.”
“why say sorry?”田野好像看得很开,“you should get your deserve thing.”
金赫奎不再应话,田野却絮絮说开了。
“I want to take you go my home,yunnan.”
“where is yunnan?”
“the southern of cloud.”
田野说那里有很多漂亮的花,奇特的动物,四季如春。
金赫奎都记在心上。
田野又说,“tomorrow you leave,please don't weak up me.”
别叫醒我,让我睡。
或许不经历告别,他会好受一些。
金赫奎说,好。
14.
后来田野还是醒得很早,抬头刚好看见金赫奎拖着行李推开了门。
“deft!”田野叫着他。
金赫奎回头,不可名状的冲动涌上心头,回头对着他的唇吻了上去,蜻蜓点水一般。
“goodbay.wish you success.”
“have good luck,my boy.”
15.
金赫奎坐在飞机上,眼神空洞地看着周边的旅客。
飞机起飞的那一刻,忽然有什么东西不可抑制地滚落。
他很久没哭了。
16.
后来。
金赫奎会在比赛的音频中说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话。
田野会习惯性地看向左边。
后来EZ的闪现治疗不再是给越塔失败的锤石。
后来塔姆吞下的不再是残血的韦鲁斯。
还是会在rank中遇到,偶尔会说1.3bot,但是已经名不正言不顺。
后来田野知道了李煜的一句话,“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17.
临近春季赛末尾,金赫奎收到了一份来自中国上海的快递,收件人是,noob ad.
寄件人是no your sup.
小心翼翼拆开,里面是朴宝英的签名照片,还有一张字迹丑陋的纸条,用语法混乱的韩文写着,你的生日礼物,请把钱包给我。
金赫奎笑了,新队友问他笑什么。他说,在笑一个很坑很坑的笨蛋。
18.
田野生日那天也收到了一份来自韩国的礼物,包装精美,署名是金赫奎的韩文名。
“一点创意都没有。”
话是这么说,田野却火急火燎地打开了。
里面安静地躺着一个款式老旧的钱包,和五个字母“meiko”
金赫奎说,这是他这半年多利用空闲时间自己刻的。
“so ugly!”田野嫌弃得不行。
金赫奎很认真地在键盘上敲着,“but it is my best love.”
19.
从军队退役之后金赫奎给自己放了一个假,打开中国地图寻找田野口中云的南方。
他说这里有很多漂亮的花。
他说这里有很多奇特的动物。
他说这里四季如春。
仙境一样。
是他的家乡。
20.
田野随着家人出游,路过这一块景区留言板忽然被一张新帖上的便利贴吸引。
此时正是旺季,这个人似乎刚刚来过。
“the southern of cloud.”
“his home.”

评论(2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