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河令

关山路远魂飞苦,魂梦不到关山难!

脑洞产物

和英雄联盟背景无关的灯矛
很短。
正文在下。
古寺中香火素来络绎不绝,跟随住持在寺中见过许多香客。
有求姻缘的妙龄女子,求子的中年妇女,求功名的读书人,求财富的商人。或者显赫的大臣,甚至前来祭祀的帝王。
从来都不需要惊讶,住持给我的法号便是出尘,他说我前世罪孽深重,这世诸多磨难只是还了一半。
譬如早亡的父母,孱弱的身躯,以及微弱的视力。
正午时分,寺庙中来了一名女香客。
模糊的视力让我无法看清楚她的脸,住持曾说倒也省去了不应有的欲念。可是为什么,左胸口那处忽然一阵悸动。
仿佛是什么东西碰到了,而且碰了个淤青。
“施主求些什么?”
她回答平淡,却莫名牵引着我的心思。
她说求得四海平安。
住持收了香火钱,又问道,“施主,可有他愿?”
“我曾经丢失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并且忘记了他是什么,现在我想找回来。”
“阿弥陀佛,心诚则灵。”
“阿弥陀佛。”她似乎是合了双掌,视线朝我这处,却不停留。
又是一阵莫名的抽痛。
“她是谁。”在她最后,我难得多嘴问住持。
住持只说,她是个可怜人。
是我上辈子的债主,是个大将军。
“我欠她什么了?”
“或许是钱,或许是命。也或许是什么更重要的东西。天道轮回,善恶有报啊。”
佛堂里念经的日子依旧在继续。
但是我不再心静,终日沉湎于她那声阿弥陀佛。
夜里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梦。
譬如人破碎的肢体,鲜血淋漓。
譬如死气沉沉充斥着绝望的孤岛。
譬如一声叹息。
梦里我视力格外清晰,那个人,或者说是鬼,有着枯瘦的灵体,忙于寻仇从不停歇。
一场抵死纠缠,一场翻天覆地的更迭。
一场迷失,一场如梦似幻。
醒来时总是怅然若失。
再见到她又过了几年。
那时她已升官加爵,再来时比上次虔诚。
她说,遗失的物品始终找不回来,希望佛祖指点迷津。
住持说,“命数使然。”
“何为命数?”
“生与死,得与失。”
终于得到一个与她私下会面的机会,在后堂,在佛前。
“你很像我梦里的那个疯子。”
我用模糊的眼睛看着她。
她自顾自说着,“我好像经历过很多次死亡,但是那一次,无比真切。”
话只至此,我合掌道了一句阿弥陀佛。
“佛说一切皆是痴念,放下也是缘。”
“或许吧。命数,生与死,得与失。”
“可是我不甘心。”
我没告诉她其实我也从来放不下梦里那个可怜的孤魂野鬼。
日已西沉,地位显赫的将军即将离开。
她拉住了我的手,轻轻说了一句,“我知道是你,锤石。”
我不知道她口中的名字是谁,但我知道她的名字无论是几生几世我都不会忘记。
那是刻在心上的血书。
“卡莉丝塔。”

评论

热度(2)